加泰罗尼亚人在阿根廷创立的“巴黎烟草”

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巴塞罗那感恩大道上,富豪云集,争相在此建立豪宅。本期介绍四处建筑,尤其是这位烟草商的故事,特别有意思。

西班牙联盟与菲尼克斯(La Unión y El Fénix Espaol)原本是两家保险公司:联盟与西班牙菲尼克斯,后来合并后改用此称呼。此后,经过多次收购,该公司现今已被并入德国保险集团安联(Allianza)旗下。

这栋保险公司大楼,是感恩大道上唯一现存的公司大楼,由巴塞罗那建筑师埃乌塞比·博纳(Eusebi Bona i Puig)于1927年设计。主体有七层,最上方的具有纪念碑风格的穹顶,让该建筑与感恩大街其他建筑有所不同,是当时建筑所不常用的方式,这也凸显了当时新型的资产阶级的审美趣味。

中间两层外立面的科林斯柱异常醒目,柱子上方是雕塑家Frederic Marès所做的象征工、农、航海等行业的雕塑。

顶部是青铜雕塑是该保险公司的象征,在该公司其他地方,如马德里、阿利坎特的办公楼上,都有类似的雕塑。

该雕塑是希腊神话中的美男子伽倪墨得斯和菲尼克斯(不死鸟),传说宙斯看上了他,化作一只鹰把伽倪墨得斯叼走,很多油画和雕塑都有伽倪墨得斯和鹰的雕塑,在这里,该公司将鹰替换做了不死鸟。

感恩大街上,能和不和谐社区那几栋建筑(巴特约之家、莫雷拉之家等)以及米拉之家相媲美的建筑,只有这个27号(google地图有误,标记为了29号)的马拉格里达之家(Casa Malagrida)。

和感恩大道上的几位纺织、肥皂大亨一样,马拉格里达(Manuel Malagrida i Fontanet)是位烟草商,这位加泰罗尼亚人在巴黎学了几年之后,跑去阿根廷创建了巴黎卷烟(Cigarrillos París)。

有了钱的马拉格里达回到巴塞罗那就在感恩大街上购买了地产,1908年请了建筑师华金·科迪纳(Joaquim Codina i Matalí)为其设计,为了纪念这位设计社,这栋房子由此也成为“科迪纳宫”。

建筑师将巴洛克元素融入到现代主义建筑中来,带有曲线型设计的阳台和飘窗,华丽丰富的雕刻,阳台扶手铁艺也在当时领风气之先。

底层正门口上雕塑上,刻有植物图案,以及安第斯山的秃鹰和比利牛斯山的鹰,以象征房主在新旧大陆两处的生活。二层窗眉上,还刻有象征西班牙和阿根廷的人物雕像。正面这些雕塑由雕刻家Pere Ricart完成。

顶部以一个特别的穹顶结束,最初的最顶部是一个金色的方向标。1927年重新制作顶部的时候,雇工了一位学徒做的设计,他就是后来的安东尼·克拉维(Antoni Clavé,曾两次提名奥斯卡奖,城堡公园里的《向万博会致敬》 就是他的作品)。

除了巴塞罗那这栋建筑,我们这位烟草大亨在其故乡Olot也建制了住宅,之后因其对当地的贡献,Olot市政厅将这位烟草大亨称之为Olot“人民之子”。

鲁道夫·云卡得亚(Rodolf Juncadella)之家原本是为一所学校(Damas Negras)而建,由建筑师恩里克·桑格涅于1888-1890年间所设计。随后在1918年上部重新做了整修。后来该楼被一家保险公司收购。

在该栋楼里,也出版了巴塞罗那第一家外国杂志,还有知名斗牛士兼演员Pedrucho在曾在此居住。

建筑各部分设计精准,每层均匀分布,在顶部却陡然热闹起来,顶部两侧高大的象征性浮雕,顶部中间则以柱子风格的阳台。

位于现今文华酒店处的房子原本是马术俱乐部(Círculo Ecuestre)的房子。这家成立于1856年的马术爱好者俱乐部,至今依旧运营。

马术是资产阶级模仿旧时代的贵族爱好的一项运动,因此将俱乐部建立在新型资产阶级豪宅较多的感恩大道,算是选址不错。建筑1926年落成,里面有室内游泳池,浴室、健身房和美容美发等,算是当时名贵人士聚集之地。

但经过了十年的辉煌之后,西班牙内战爆发,这里先后被各个党派征为总部,后又被佛朗哥的军队占领,后来经营者试图恢复往日的辉煌时,已经难以成功。随后在1950年卖给了西班牙美洲银行(Banco Hispano Americano),后来就该房子拆除后建造了现在的大楼,目前是文华东方酒店。

而马术俱乐部用卖楼的钱,在Balmes和Diagonal大街购置了一处房产,至今其总部依旧在此。

Previous Post Next Post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